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月山

瞭望东方周刊 黄柯杰

 
 
 

日志

 
 
关于我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乐清村官之死事件背后的纠葛  

2010-12-31 16:39: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州市公安局发言人黄小忠表示,事发后,曾有车辆路过,其中一辆车坐着数位保安去上班,曾有两个保安下车查看现场,现这些保安已经找到,并经过调查排除这些保安作案的嫌疑
  2010年12月25日上午9时45分左右,浙江省温州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路口,53岁的村委会主任钱云会,被一辆超载达280%多的大型工程车压断了脖颈。
  事故发生后,遭到数百村民的围观,现场传言村委会主任是被四个穿着保安服的人按住手脚,扔到车轮底下碾压致死。
  村民要求政府调查真相,并与前来处理事故的警方发生三次冲突。下午4时左右,局面得以控制,钱云会的尸体被警方拉走,同时有数位村民亦被带走调查或被拘留。
  接下的数日内,温州警方多次召开新闻发布会,确定这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并非谋杀案。
  本刊记者调查发现,假如没有寨桥村的背景、假如没有钱云会六年村委主任的经历中三次入狱的背景,可能情况就会变得简单许多。
  
  现场
  据一位村民描述,在寨桥村村口的虹南公路上,这辆超载280%的解放牌自卸车压过钱云会,约是在上午9时45分。
  从事故图片看,钱云会横躺便道附近,脸向下贴着马路,双手手肘弯曲,颈部刚好被压在了工程车前轮轮胎下,围观村民表示,他们到现场后,钱云会已经死亡。
  据警方分析,钱云会是想从寨桥村穿越虹南公路,自卸车从钱云会的右侧驶来,逆向行驶后撞到想穿越马路又撑着雨伞的钱云会。
  大约十分钟后,已经有几十位村民来到这辆肇事车前,一些村民跑回村里找钱家人,一些村民拿出手机拍现场照片,此时他们发现,肇事司机已经不见踪影。
  在事故现场,村民开始流传钱云会是被四个保安按住手脚后,扔到这辆工程车前轮下活活压死的。数小时后,包括天涯社区等网站陆续出现钱云会惨死的照片,发帖人声称他们苦命的村长遭人谋杀。
  事发地虹南公路为县级公路,平常车流较密,本刊记者现场丈量,公路宽度为16米,其中施工方占去路面4米,剩余12米为三个车道的正常路面,钱云会在车道外面的便道被逆向行驶的车辆压死。
  一些村民认为,卡车逆向冲撞,这很有可能是故意杀人,因此要求封锁现场保留证据。
  乐清市的两名交警到现场后,协同蒲岐边防派出所的民警,按照交通肇事处理程序准备清理现场时,遭到村民反对,现场村民认为,这是谋杀现场,他们围起来不让警方进入。
  下午2时左右,乐清市公安局出动治安大队数十位警察,试图从寨桥村现场带走钱云会尸体,再次遭到村民阻止。
  两个多小时后,乐清市公安局局长金国平带着警察到达现场,形成梯队阵势后,迅速冲破数百村民包围的现场,将钱云会的尸体带走。
  
  官方认定是交通肇事
  钱云会是一名长期上访的村委会主任,村委会换届期又将至。这一背景,让这个事件变得复杂起来。12月27日,乐清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乐清市公安局政治处主任傅昌扬表示,在处置该起交通事故过程中,不明真相的群众,在个别人的煽动下,围攻民警、阻挠民警执法,造成5名民警受伤。
  有村民称他是目击者,钱云会是被四人按住塞到车轮下的。
  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质疑事故现场的监控设备为何失效,参与新闻发布会的乐清市移动公司的一名负责人表示,发生事故路段的监控设备是21日安装的,24日下午才进行了设备调试,只能浏览但不能存储。
  面对涌起的舆情,12月27日深夜,温州市委召开市委专题会议,听取专门汇报,研究处理意见。市委决定由温州市公安局直接介入调查处理,并按刑事命案和交通事故两套程序分别展开调查、侦查。当天深夜,温州市公安局局长叶寒冰带领公安局相关技术人员进驻乐清。
  两天后,12月29日晚11时,官方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温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沈强表示,钱云会死亡事件为交通肇事,排除谋杀可能,温州市公安局刑事技术研究所所长陈星际向记者们展示事故技术分析细节,从事故现场痕迹、死者受伤情况等等细节一一进行分析。
  对于“有目击者说四个保安把钱云会扔到车底”的传言,温州市公安局发言人黄小忠表示,事发后,曾有车辆路过,其中一辆车坐着数位保安去上班,曾有两个保安下车查看现场,现这些保安已经找到,并经过调查排除这些保安作案的嫌疑。
  “目击证人”钱成宇因袭警被拘留,据警方通报,他在看守所内并不承认自己说过前述言论,此外,警方还排除另外一名黄迪燕的“目击证人”,警方说,黄是受人怂恿,到现场作证。
  至此,警方认为,钱云会死于交通事故的判定,得到有力的证据支撑。
  与警方一样,事发后,多路记者在寨桥村四处寻访,试图还原案发前数天内钱云会活动的蛛丝马迹。
  据钱云会的儿子钱成旭回忆,他与父亲钱云会见面是在12月23日晚上,在乐清做模具生意的他回到家中,母亲王招燕问他要钱,想做一场佛事,保佑因上访三次入狱的钱云会,钱成旭给了母亲1000元钱。
  当天晚上,他到村里菜场附近打麻将,打了一圈后,碰到父亲钱云会,父子简单打过招呼后,钱云会问钱成旭要零花钱,钱成旭给了钱云会200元。
  据钱云会的朋友钱林(化名)介绍,自从2010年6月 出狱后,钱云会继续为上访的事情奔波,为了安全,也避免连累家里人,钱云会平常都没有住在家里,“他有时候到庙里过夜,有时候到朋友家里睡一下。”钱林曾 告诉钱云会现在村委会又要换届了,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别人递过来的酒不能喝,自己的家里不能睡。钱云会每次都微笑着对他说,“我知道的。”
  事发当天上午,钱云会7时左右从外面回到家里,吃了一碗面接到一个电话后出门。在钱林家附近,钱林碰到钱云会,也未见钱云会有反常的举动。
  据钱林讲述,车祸发生后,钱云会的好友王立权赶到现场,将钱云会的一只手表和手机拿走,“手表能够录音的,手机里有通讯记录。”钱林告诉本刊记者。
  对于钱云会是被谋杀的说法,钱林表示,自己并未看到,也只是听一些周围的村民说。
  
  地被征尽的担心
  村民之所以会产生如此多的质疑,与钱云会的特殊身份有莫大的关系。
  寨桥村是位于乐清市东北部的沿海小村庄,据历史记载,蒲岐镇一带原先是明朝抗倭的著名战场,后战事平息,一些士兵留驻下来,与当地人通婚,形成众多村落。
  村民们告诉本刊记者,寨桥村有山地500余亩,耕地750亩,滩涂35公顷,是全村赖以生存的全部经济来源。2003年,浙江能源集团控股建设浙能乐清电厂,最后落地于蒲岐镇区域内。据当时媒体报道,该工程动态总投资近108亿元,是浙江省“五大百亿”重点工程和电源建设“三个一千万”的重要组成部分,项目建成后,将有力地支撑浙南电网。
  村民们提供的材料,这次征用的土地面积占到了全村土地总面积的67.6%,被征用土地、山地、滩涂的收入占全村总收入的96.78%。
  寨桥村村民钱成钱、钱大银等人告诉《望东方周刊》,2004年4月,蒲歧镇镇长包建武通知寨桥村双委干部前往镇政府开会,之后把当时的9名村干部全部拉到了雁荡山宾馆,“威逼利诱软禁”之后,他们于4月8日签订了《寨桥村山林地出让协议》,用3800万元流转金一次性补偿寨桥村146公顷集体农用地。
  时任村党支部副书记、村委副主任的张松良,是当时惟一成功脱逃回家的人。张松良对本刊记者说:“我们当时说,征地没有通过全体村民的同意,没有经过22个村民生产队的同意,我们不能签字。可镇干部说:‘不签就把你送去劳改所!’”
  张松良回来后不久,出走外地。
  张拒绝签字的理由是,寨桥村一共有958户3700多人,近3000亩地,如果一百多公顷合计2200多亩地被占的话,每人就只剩下1.9分地,“儿孙们吃什么?”
  “雁荡协议”签订第二天,有村民自发到镇政府上访,拒绝卖地协议。4月11日,一些村民将村委会围住,不同意把土地出让,钱云会带头据理力争。
  2004年4月26日,钱云会准备代表村民要出省上访,在乐清市与黄岩县交界处靠近温岭的公路上被截获。这一消息传到村内,数位村民当夜在蒲岐下堡村开会,商讨解救办法,4月28日,200余名寨桥村民于乐清市政府门口静坐,要求释放钱云会等人,并与警察发生冲突,72名村民被拘。后来,乐清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2004年9月16日,乐清市人民法院判处钱云会与吴章瑶、钱旭灯、钱文福等四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名成立,他第一次入狱,获刑1年6个月。
  钱云会等人提出上诉,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当年12月做出裁定,认为乐清市人民法院的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
  2005年3月,乐清市法院重审后,对四位村民改判为缓刑。
  2005年4月,寨桥村村委会换届选举,在海选阶段,身处缓刑期的钱云会获得2500多张选票中的2200多张票,两天后再次投票,钱云会获2300多张选票。钱云会当上村委会主任。
  
  因上访缓刑被撤销
  在竞选村长期间,钱云会承诺,一定替村民讨回村民的合法利益,提高赔偿。据村民提供的资料显示,村民要求赔偿的金额近19亿元。
  当上村委会主任后,钱云会多次带人到乐清市政府上访。2006年7月的一天,钱云会和钱大银等人正在寨桥村委会办公室与乐清市森林公安局的工作人员讨论山林方面的事情时,被治安大队带走。
  据钱林说,钱云会当时跑到一村民设的灵堂内,警察进去将他捉住,钱云会身穿裤衩被抬出。钱从此被撤销缓刑,收监关押,直到2006年12月被释放。
  2008年初,钱云会来到北京找律师并坚持上访,为筹集资金,钱云会与村支委成员王立权等人商量后,向村民出售宅基地,总共获得71万元。
  据钱林介绍,宅基地是以村委会的名义卖的,卖掉的钱由王立权保管,其中40万元汇给北京的一家律师事务所,以帮助村民打官司。
  2008年7月20日,钱云会在北京被抓,寨桥村维权小组决定,让王立权带上卖地剩下的16万元,到北京保释钱云会。王立权连夜从乐清坐车到宁波,从宁波取道河北进京,结果在保定被抓。
  2008年9月,乐清市检察院以钱云会与王立权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提起公诉,两个多月后,法院判决构成犯罪,判钱云会有期徒刑2年,王立权有期徒刑1年半。
  2009年6月19日,钱云会刑满释放。据钱云会的儿子钱成旭回忆,钱云会出狱后,一改以前的火爆脾气,对妻子王招燕的身体也比较关心,并主动帮妻子烧菜和洗衣服。
  钱成旭曾劝说钱云会放弃上访,钱云会告诉他,自己年纪已大,身体也不好,一切都无所谓了。
  事发后,乐清方面一度说,钱云会并非寨桥村的村委会主任,而是普通村民。村民钱向永对本刊记者表示,寨桥村村委会换届选举尚未正式启动。据他介绍,因2008年的选举不成功,根据法律规定,钱云会生前仍是寨桥村村委会主任。
  
  没有批文的工业园
  本刊记者了解到,钱云会多年上访直指“乐清电厂和工业园的征地行为”。
  钱成钱、钱大银、张松良、王立权等村民向本刊记者说,国土资源部核准的浙能乐清电厂总建设用地只有110余公顷,蒲歧镇借浙能乐清电厂为契机,建立将电厂项目算作在内的临港工业园。共占用包括寨桥村在内的4个村近500公顷,约7000多亩地。这些地,有耕地、滩涂、山林、鱼塘。
  2009年2月,当本刊记者来到临港工业园时,看见该工业园的牌子已经树立起来。沿海滩涂已经在施工填平。寨桥村、华一村、华二村的数十位村民向本刊记者举报,地方政府系违法占地,并多次动用警力应付村民。
  除了寨桥村等所在的临港工业区发生这类事件,被另一工业园---乐清经济开发区占地的樟南村、樟北村、沙盐村有数位村民向本刊记者实名举报,镇干部将他们的良田上报为“废地”用于批地建工业园。与此同时, 头村所在的天成工业园也遭遇类似质疑,曾任该村村干部的丁某告诉本刊记者,他们村的土地也于2006年被强征,2008年开工建园,他们村也有一些人曾因反对被抓。
  对这些工业园占地是否合法,本刊记者曾于2009年2月12日至乐清市国土局采访,用地科科长陈旭海对本刊记者说:“占用耕地要看符合不符合规划,不符合规划的报国务院审批。临港工业园区,现在一分地都没有审批,因为它不符合规划??他们现在用的耕地,一部分是一般农田,一部分是基本农田,因此我们都还没批。”
  陈旭海告诉本刊记者,浙能乐清电厂的地是2006年单独批的,是国家重点项目,工业园的其他项目,并没有上报。而作为县一级的国土部门,对于没有批文的用地项目,他们根本也没有权力批准。
  他说,临港工业区,并没有征地权,他们最多只能跟农民谈用地意向。征地协议只能由国土部门跟农民签订。地方政府与村干部等签订的各类用地协议,陈旭海说:“那种我们不承认的,就是到了省政府,我们也不承认。”
  对于临港工业园已经开建一事,他表示并不知情。
  本刊记者获悉,乐清市已派11个工作组深入到寨桥村走访
  评论这张
 
阅读(93435)| 评论(7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